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 丁

让每一天的太阳都从心中升起。

 
 
 

日志

 
 
关于我

大学专业教师,画家。现为上海市华侨书画院、海上书画院副院长。一级美术师。喜好摄影,诗词,旅游。

网易考拉推荐

关于学画的自述  

2014-05-16 20:11: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学画的自述     

                白丁      1986-06

 

我学画的历史不算太长,到目前为止只有八九年。但在这短暂的几年里我却学到了不少东西。从83年起,我就在《文汇报》、《南京日报》、《杭州日报》、《经济生活报》、《上海商报》、《中国合作经济报》、《美术年刊》等报刊杂志上发表作品多次,并多次参加市美展。这些作品的发表和展出,无疑对我是极大的鼓舞和鞭策。

有位先生曾夸我“秉性聪明”,其实我最了解自己,这些小小成绩的取得绝非我的天赋好,而是许多老师的帮助以及经过数年的寒窗奋斗、苦心耕耘而收获到的一点小小的果实。

我毕业于中药学校,曾在市药材公司质检科负责原药材鉴定----可说是我的职业。从64年进药校到离开药材公司,我和中药行业打了14年交道。当时我怎么也不会想到今天会和绘画结下不解之缘。

由于改革开放和旅游事业的发展,我调到友谊商店分配在字画柜当营业员。事业的中断,环境的变更曾给我造成过痛苦,可也给我的生活和事业带来新的转机。我开始认真思索怎么才不虚度一生。

成才的路有千百条,表达理想的方式也有许多种。为了精通业务为中外顾客服务,根据当时的条件,经过反复权衡,我决定走岗位成才之路----学习中国画。

因为学画不仅是我平时的爱好,而且比别人优越的是每天我都可以观摩到大量的绘画作品,既有现代的名人字画,也有近代、古代的绘画精品。对近代和现代画家的作品可以进行反复比较和研究,从而基本上掌握了这些画家的绘画风格,各种画派的特点和变迁。由于在工作中能与画家广泛接触,直接向画家学习,更使我对中国画的起源和发展,对当代的艺术思想在认识上有了一个较大的升华。这无疑对我以后从事绘画创作在理论和实践上奠定了扎实的思想基础。

以前我对绘画仅是爱好,没什么基本功可言。决心下定以后,我每天坚持练习,我自己谓之“每天挖山不止”,坚信“勤奋出成果”。

但成才的路决不是平坦的,也有崎岖和坎坷。

画家张大昕见我如此痴心于学画,便对我说:如果你想学画,我可以教你。当我将自己认为“拿得出手”的所谓作品给张先生看时,是多么希望能从他嘴里说出赞许的话来啊!然而张先生看后却不客气地说:没有基本功,还要重新开始。听了张先生的话,我虽然感到有点失望,但并没有气馁,只是更加勤奋地学习。我对自己作了一个硬性规定:每天的练习不得少于4小时。其实在最初学画的三四年中,几乎占用了自己所有的业余时间。每天清晨即起,涮洗完毕便开始画,一直画到上班前一刻钟。下班饭毕,再次学习到晚上10点左右。

在这几年中,我放弃了所有的文娱活动,电影、电视我几乎没有光顾过。

我家的居住条件很差,14平米面积还分成楼上楼下两间,其中一间是暗室,只能当作卧室。另一间只有7.5平米放了一只书橱,一张方桌,一个闷柜,一张三人沙发,再放上两把椅子,所剩的空余寥寥无几。如果再架起一块“0”号图板,就转不开身了。仅有的一张方桌,还要和爱人商量着用。爱人在厂里干技术工作,平时学习进修少不了桌子,做家务更少不了桌子,常常为争着一席之地闹点儿小小的插曲。我只得见缝插针,以后干脆将画纸挂在门背后站着画。我们商定,凡是她推门进来,请先敲三下门,等我停下笔再进来。如果画大幅的,我就利用窗底下唯一一块墙壁糊上报纸。将画纸夹在上面画。因为太低,我只能跪在地上画。画到最底下,就几乎快要趴在地上了。几小时画下来,脖子发直,腰酸背痛,弄的浑身没块干净地方。我爱人打趣说,都快40的人了,还不如个孩子。但我仍乐此不疲。

好景不长,我在字画柜只待了三年,由于工作需要,我被调到地毯柜工作。由于人手少,常常是一人当班,还因为是大件商品,劳动强度高。客人上柜挑选地毯一般都比较认真,我得一条一条将百把斤重的地毯翻给他们看,做一笔生意常常累得脚发软,手发抖。但回到家里我又全力以赴,带着自己也不理解的“紧迫感”投入到创作当中,从不间断。

节假日是我进行创作的最佳时间,别人走亲访友,我却将自己关在屋子里闭门不出,苦心钻研。有时实在推不掉,我便带着绘画工具去走亲访友,不让一刻浪费。一家人看我作画,还请他们指手画脚、七嘴八舌进行评议,倒也饶有一番情趣。

对于我学画的事,周围的看法也是不同的。有人甚至说我是想吃天鹅肉,一些受极左思想影响的人更是对我这种学习态度很不理解,甚至连个别领导也说过一些不中听的话。对此我都一笑了之。我想,嘴是别人的,路可是我自己走的。既然我自己选中这条路,不管这条路多么难走,我也要坚决走到底。让人说去吧,走自己的路。

为了鼓励自己,我将一张黄连标本贴在门上,每天都让它提醒我:想要成功,就一定要吃苦。

我还取名“白丁”,意在叫我“白丁”的同时告诫我一切从零开始,矢志不渝。

在学习和创作的过程中,我在三个方面下过功夫。

一、   向古人学习。

    中国画作为世界艺术宝库中的一朵奇葩,源远流长。悠久的历史文化曾孕育出一大批在历史上卓有建树的杰出画家,他们为丰富和发展中国画这一艺术品种,贡献了一代又一代人的不懈追求和智慧。这些杰出的艺术家在事业上孜孜以求的精神、严谨的治学态度、随着时代的变迁而日趋成熟并变化发展的技法、体现当时时代风貌的一张张精湛的艺术佳作以及他们的绘画理论都是我们难能可贵的精神财富。每个立志从事绘画事业的人都必须首先向古人学习,我认为历史毕竟是不能截断的,传统也是不能丢弃的,舍弃传统便等于否定了民族精神中最重要的内核。国画要姓“国”,放弃传统就不成其为“国画”了。当然传统是在发展中才显出它的特性的,固定的模式、停止不变的传统也是不存在的。我们必需要理解这个关系,既要传统,又要发展,否则我们等于抓住自己的头发企图离开地球一样,那不仅行不通而且是愚蠢的。

对历史上杰出的代表作品如王蒙、关仝、荆浩、董源、巨然、唐寅的作品我都进行过反复临摹,其中唐寅的几张精品我就临摹了10次以上。通过临摹,我逐渐掌握要领,领会其中精神。边临摹,边琢磨,开始尝到甜头。

我从开始临摹不像到可以临摹到一点皮毛,从具象到理解精髓,又渐渐将临摹中得到的心得和体会,逐步来体现自己的理想和构思,收到长足的进步。在那几年里,光拉到废品收购站的废纸就有十几大捆。

二、   向自然学习。

历史上许多有作为的画家都非常重视“师造化”,提出“破万卷书,行万里路”,这对于丰富画家的创作素材,提高艺术造诣是事关重要的一环。

我在学画的几年里,先后到过黄山、庐山、崂山、张家界、九寨沟、南京、杭州、苏州、扬州等许多地方写生。其中黄山就去过两次,感受非同小可。搞绘画创作,要求画家首先要做到“胸有丘壑”,可“丘壑”不是想象出来的,也不可能从天上掉下来,只有到大自然当中去,身临其境才会做到源流涌润。

两年前我到张家界的一次写生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进入张家界就好像进入仙境。这儿既有杭州的秀丽,也有桂林的俊美,既有庐山的烟霭,更有黄山的苍劲和挺拔。这个当时鲜为人知的明珠峦青峰黛,山泉趵突,行云流雾,岚气欲滴,令人如痴如醉。站在巅峰举目四望,苍天苍穹一览无遗。阴晴显晦,昏旦含吐,千变万化。群峰峭立,巨石怒撑,嵌空垤块,杂木异草,覆盖其上,绿蔭蒙蒙,朱实离离,令人心旷神怡。

到张家界写生,时间都是我平时拼命加班加点挣来的,经费是从日常生活中刮出来的。我这样想,一个画家不去实地写生,等于失去了生活的泉源。虽然用自己好不容易积累下来的调休时间和花费一笔不算小的经费,但我认为是值得的。我不仅在大自然中找到各种画派的各种技法风格的注笔,而且对“行万里路”观点的正确性有了深切的体会。更重要的是丰富了我自己的创作素材,开阔了自己的眼界,还学到了许多书本上学不到的东西。

写生是种精神享受,但这种享受是在“苦”中方能品尝的。记得下山的那天,天公不作美,瓢泼大雨下个不停。我和另外三人与同伴走散,眼看天色渐晚,我们还在深山老林里摸索,干着急,就是走不出来。我临行时准备不足,穿了一双旧皮鞋,没想到给我造成很大的困难。下山的路很陡,由于大雨,路又很滑。一边是千仞石壁,一边是万丈深渊,稍一大意,就会遗恨终身,但毕竟不能呆在深山里。我走不几步便摔一个大跟斗,在不到100米的山路上,我竟摔了八大跤,小腿都转了筋,一走路便钻心疼。怎么回事呢?抬脚一看,哈!两只鞋后跟不知什么时候飞到爪哇国去了,难怪鞋底像涂了油一样一步一滑呢。就这样,我们在山里走了70华里,饿得饥肠辘辘,累得颤颤悠悠,淋得彻里彻外。伙伴中一位风趣的说:上山一身汗,下山两腿酸,早知今日苦,不如睡宾馆。我说:上山一身汗,下山两腿酸,本来就知苦,拼命再登攀。

在不到10天里,我竟画了近百张写生稿,极大地丰富了我的创作素材。尽管苦,但心里甜,在精神生活上得到了少有的满足。尤其是对气韵生动,骨法用笔等绘画理论在认识上起了质的飞跃。

通过这次写生,我不仅找到了折带皴、斧劈皴、披麻皴等各种绘画语言的根基,而且感到古人创立的各种技法同大自然相比,仅仅是一小部分,大自然赐予我们的还要多得多,这就要求我们不断地提炼和挖掘。从这一点出发,中国画的继往开来、不断发展还有非常广阔的天地。

三、   向当代画家学习。

    我们周围有许多前辈在画途上很有建树,为探索、提高、发展中国画这个瑰宝做出过不懈的努力,他们是我可尊敬的前辈和师长。

    凡是有机会我总是虚心地向他们讨教,请他们改稿,看他们示范表演,听他们讲解和评述,领会他们的各种见解,博采众长,用“拿来主义”来丰富、充实自己的创作。

我曾自费参加过两次市美协举办的进修班并顺利结业。

    张大昕老师教我的基本功,胡振郎老师的“大胆落笔,细心收拾”,黄幻吾老师的气韵渲染,施南池老师的画理和文采,应野平老师的泼墨重彩都成了我摄取不尽的营养要素。对西洋画的表现手法我也按耐不住自己,跃跃欲试。

    我现在还远说不上成功,但对成功我抱着坚定的信念。我想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努力,又有许多老师的提携,我一定能不断开拓成功之路,最终叩开艺术宝殿的大门。

 


 

关于学画的自述 - 上大白丁 - 白  丁 张家界写生
  

张家界写生关于学画的自述 - 上大白丁 - 白  丁 

 

关于学画的自述 - 上大白丁 - 白  丁张家界写生
 

张家界写生关于学画的自述 - 上大白丁 - 白  丁

 
关于学画的自述 - 上大白丁 - 白  丁
 张家界写生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