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 丁

让每一天的太阳都从心中升起。

 
 
 

日志

 
 
关于我

大学专业教师,画家。现为上海市华侨书画院、海上书画院副院长。一级美术师。喜好摄影,诗词,旅游。

网易考拉推荐

怒江行手札  

2013-03-12 01:22:06|  分类: 旅游手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怒江峡谷从云南的六库到西藏的察瓦龙,全长约300余公里。这原是一条沿怒江而行的茶马古道,在千余年的历史进程中曾发挥过极大的作用。往东翻过碧罗雪山便是澜沧江,“驴友”走这条小道可进入梅里雪山;往西越过高黎贡山就是缅甸,最近处仅25公里。这里是三江并流的腹地(三江并流最近处只有六十几公里),也是动、植物以及古人类迁移的南北大通道。

怒江发源于唐古拉山脉,经那曲、察隅穿越保山、德宏进入缅甸(萨尔温江)最后注入印度洋,成为一条国际河流。怒江在高黎贡山和碧罗雪山之间撕开了一个口子,奔涌向前。两面4000米以上的高山,直立如刀劈斧削,形成了雄浑壮美的怒江大峡谷,震撼着每一个从它身边走过的人。高黎贡山峰谷南北排列,挡住了来之西北的寒流,又留住了印度洋的温暖空气,使极典型的高山峡谷成为低纬度、高海拔的自然地理垂直带,以及典型的亚热带气候。其森林的覆盖率高达85%,高山峡谷复杂的地貌和悬殊的生态环境,极大地提供了自上而下动、植物的多样性。资料反映:这里生长着500年的大杜鹃树、被称为“绿色寿星”的古老孓遗植物——国家一级保护珍惜树种秃衫、原始的云南樱花、云南山茶。对此,我们不可能去一一寻觅,但满山的葱绿已让我们折服。

这里被誉为“哺乳动物祖先分化”的发源地。白尾梢红雉、红腹角雉、白鹇、锦鸡、绿孔雀、太阳鸟时有所见,云豹、黑麝、灵猫、滇金丝猴、长臂猿、懒猴、黑叶猴、红面猴、穿梭于林海之间。属于国家保护动物的就有30余种。人类学史料证实,人类的祖先从非洲大草原走出来向东北亚迁徙时,走的正是横断山隙,故这儿散落的民族部落尤其多样。仅峡谷里就居住着傈僳、怒、白、独龙、普米、纳西、藏等十二个民族,这些民族风情各异,都有自己独特的生活、生产方式。粗犷、热烈、古朴是他们的共同点。

怒江目前还是我国最后一条没有被利用的大江。要不要在怒江上修建水电站,利用其丰厚的水力资源,近年来曾在报刊杂志上有过激烈的争论。据说有规划要在江上修建13级水坝,果真如此,沿江的村镇以及峡谷也将是另一番景象。争论至今没有结论,不过却抓住了我们关注的眼球,激起我们一定要看看这条大江原始风貌的冲动。

由于进入怒江峡谷的公路目前还不是一条循环线,怎么进去还得怎么出来。因其封闭,其中还保持着原始的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一定会留下值得一看的痕迹,这一切都在吸引着我。2004年因连续暴雨,山洪引发塌方而未走成。今年七月下旬终于走了进去,一睹当地原生态的繁复与多姿,收获颇丰。

走进怒江大峡谷犹如进入了一个新的天地,融进了美轮美奂的风景画和风俗画之中,让人难以忘怀。

从六库向北溯江而上,便进入峡谷。只见滔滔江水时而湍急,飞起层层浪花,咆哮着似脱缰野马;时而平缓,如绸缎般柔美细腻。

途径石月亮,那是傈僳族的神山。高高的山顶上天生一个园洞,似月亮挂在天上,不能不让人感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到达云南境内最北面的小镇丙中洛已是傍晚时分。放下行李,立即赶往观景台。观景台就设在进入丙中洛的盘山公路旁,地势很高,视野开阔。几年前曾有朋友说过丙中洛的恬美。今天到此,才真正领略怒江峡谷中这块土地的神奇:静谧中的狂野,柔美中的张扬。

站在峭壁边朝下看,数百米之下,江水像一条温柔的纱巾潇洒地转了一个弯,画出了一个漂亮的“u”字形,给人的感觉似乎很平缓,而其哗哗的奔腾声却不断撞击着耳膜,提醒我不要因为幻觉  而低估了怒江的个性。被江水画成“u”字的地方,叫“桃花岛”,因其广栽桃树而得名,春天来此可见姹紫嫣红的美丽景致。现绿意婆娑,民居如丸,杂树遮掩里炊烟袅袅,飘洒升腾。不禁让人联想起世外桃源的典故来。

朝左看,丙中洛全景尽收眼底,那是一整块由高到低直至江边的巨大的坡地:梯田层层,绿树成荫,民居星罗棋布。极目远处,委婉山路、教堂寺庙,历历在目,在阳光的斜照里,犹如一幅浓墨重彩、刻画细致的山水画卷。

太阳渐渐落到山后,收起相机。在走回旅店的路上好比徜徉在如诗如画的长廊中,不禁如痴如醉。

第二天一早,再次赶到观景台,迎接我的是朦胧云雾、氤氲烟岚的梦幻世界。弥漫中,有仙女从我们眼前“飘然”而过。那是采茸山姑们又开始了收获喜悦的一天。细辩之,只见每个人的脸上都透着山里人特有的红晕,眼里流露着自信、自足、怡然自得的神态,让人钦羡。正出神,忽然发现一缕旭光挥洒出一抹金色,勾画出一条翠黄色的山脊,在黑沉沉山体的映衬下闪烁着奇异的光彩,犹如大师刚刚绘制完的一幅油画,催人兴起。

离镇最近的景点是石门关和五里寨。石门关即江边两山遥相对峙,形成狭隘,如门当道,故称石门关。只见峰势刀削斧劈,杂树密被,其下乱石堆垒,怒江在此切开一道口子,激流冲刺而出,夺路而奔,摄人心魄。可以“两山峭壁相交处,江水涌浪涛声怒”谓之。途中有重丁教堂和喇嘛庙,印证了丙中洛文化的多样性。

五里寨是个原生态的小山村。离石门关前行三四里,过四季桶不远便可到达。在路上,能让人体味到前所未有的静谧感:这里没有熙熙攘攘的人群,没有汽车的轰鸣,没有牲畜的嘶叫,甚至,连鸟叫声也听不到,只有同行三人轻轻的脚步声和偶尔交换感悟的笑语声。闲不住的惟有旁边怒江野性而坦荡的欢吼声。舒展中的恬适和收敛中的静心静气相关联,心无旁骛的境界与大江的张狂相伴生。真是奇妙的“相对论”。

站在江边,看对面长坡深扎怒水中,其上细流涓涓,挥洒着眩目的阳光,穿过翠树绿草注进大江,破石戏浪后,最终融成一片。坡上村落点缀,屋顶闪着银色的光泽,十分夺目。魂安神定时,能静闻村中犬吠声。这就是我们要去的五里寨。前一箭之遥处,有铁索桥横跨江面,栈道接引与村落相连。千万别小看了这数百米长的栈道,这可是茶马古道上最能体现古道艰辛和最富有诗意的一条路。在介绍古道的影视作品中,都将这条古道当作经典来介绍的。栈道在坚硬的山腰石壁上掘凿而成,截面高不过七尺,宽三尺有余,仅可驮马单行。路面坑凹不平,顶部则狼牙犬齿,恶如饕餮。数丈之下,怒水翻滚,咆哮连天,惊魂动魄,令人目眩。顺着这条30分钟的险路,我们径直走进了五里寨。

五里寨,除去哗哗的流水声和偶尔的狗叫声,宁静、温馨。当我们三人走进小村时,里面的鸡鸭牛羊都露出了惊愕的眼光。只有狗儿们冲到我们面前狂吠,不知是人家在欢迎我们这些不速之客呢,还是反对我们打破了人家恬静的生活?这时,我们听到村里隐隐传来的击打东西的“啪,啪”声,循声找去,原来是怒族老乡正在打场。打场的连枷不似汉族式样,握杆顶部旋转的部件竟是一根细细的竹竿。当时我想,为什么不能将那根竹竿改成几根呢,这不可以扩展击打面,提高效率吗。后来一想,这就是人家的生产方式,大可不必由咱说三道四了。旁边一位老大妈正在使用鼓风机,细观之,倒和汉族使用的差不多,不过,是手摇的。这在内地早已是古董了,现在只能在民俗博物馆得以见到,而在这里还是常用的生产工具。我不敢谓之落后,因为走遍小村,我们没有发现一个青壮年,经打听,原来都外出打工去了。看来,原生态的生活、生产方式已不再是“封闭”的代名词了。另外,正是这种不用其它能源的工具才保住了这片土地的纯洁。

让我们感兴趣的还有那水磨房。当时正见一个妇女在磨面,吸引我们前往观望。经仔细端详,发现这水磨简直就是《天工开物》书里描绘的活标本。水磨为两层构成,下面是轮盘,靠湍流推动。上面是磨盘,有木枢控制,使用十分方便。而且能源取之不竭,干净实用,绝没污染。这样的水磨房一溜竟有好几个,让我等大开眼界。

房屋的建筑也别有一功,歇顶式的屋盖下是空的,下面再造平顶。屋顶铺盖的不是常见的瓦片,而是整齐划一的云母石片,云母石具反光性能,可以使屋盖下的空间不仅通风防晒,保障存放谷物的安全,而且能使原木构建的居室冬暖夏凉。特有的人文居住文化再次让我们感叹不已。

秋那桶是我们计划中探访的又一个重要景点。从丙中洛前往秋那桶有13公里路程,全靠徒步。沿怒江逶迤而筑的简易公路可直达西藏的察瓦隆。路遇一个北京的小伙子,只身前往西藏,后又随马帮走进丙中洛,一路与马帮同吃同睡,途中的艰苦不言而喻,但“驴友”们乐此不疲。

近30华里的路程好像并不遥远,而坎坷不平的山路却让人感到十分吃力,尽管我们出门时还搭了几公里的便车,仍然无济于事。向路人询及前程,告曰不远,可就是走不到!这时的脑海里一片空白,没有了欢笑,也没了语言交流,只有闷头赶路。然而,沿途的怒江峡谷却越发险峻,越来越美。不知走了多少路,总算碰到一位赶路人,上前打探,才知道我们已经走过了头。好在不要紧,虽走过头却让我们走进了怒江峡谷最美的一段——那恰洛。世上一切美的事物都是在比较中产生的,也常在不经意之中得到的。那恰洛因险而美。怒江两边的山体陡峭,怪石嶙峋,林木葱茏,遮云蔽日。其上,群山巍峨,龙脊委蛇,时有锐峰如剑,直插云端;其下,激浪翻腾,撞崖怒奔,浪花飞溅成虹,隆隆如地动,唿呼如马啸。观之壮哉,思之豪情迸发难抑,热血铿锵胸怀。好一派大好河山!

退二三里,寻到去秋那桶的岔道。抬头看,一条更陡的路在等待我们去攀登。小路在峡谷旁攀升,两山挤压处,溪泉自上而下,雪白的浪花染着浅蓝的淡彩,散飞如蝶,推石抚崖,欢奔跳跃,从我们脚下一路戏耍着冲下山去,注入怒江,完成了从低吟浅唱到宏伟高亢的升华。这里被称作“秋那桶峡谷”。她没有怒江峡谷大,也没有怒江峡谷雄。假如将怒江峡谷比作富有阳刚之气的伟丈夫,那么这儿便是一个娟娟的美夫人,正用她的阴柔之情舐舔自己的儿女。此情之深,此意之切,让人心仪。

走到村头时已过晌午,大半天的跋涉早已是饥肠辘辘,便找人家讨饭吃。走进一家不大院落,恰遇刚作完礼拜的男女主人。男主人姓和名卫,纳西人,祖上原为茶马古道上的铁匠,落根秋那桶,娶怒族女为妻,生有儿女一双,高中生,汉语流利,交流不成问题,虔诚的天主教徒。这是和主人交谈过程中了解到的。当我们说明来意后,夫妇二人都非常热情,并将我们引进堂屋,一面安排落座,一面张罗饭食。堂屋里布置很简单,中间置火塘,几个矮凳围成一圈。边置炊具,和丽江纳西人家的堂屋布置已大不相同。墙中张贴圣母玛丽娅的画像,让简陋的小屋增添了温馨的感觉,我虽是无神论者,不信教,但并不反对别人对信仰的选择。不一会,主人为我们端上了香喷喷的粑粑,一盘西红柿炒鸡蛋和一盘炒南瓜,还为我们烤了刚掰下来的嫩玉米。主人又拿来两瓶啤酒,主客之间边吃边喝,不亦乐乎。味道吗,好极了!饭毕,我们走进了村落。秋那桶比五里寨大多了。原木构筑的房屋,鳞次栉比,顺山体高低错落而建。充分展现当地老乡因地制宜的建筑理念,不仅考虑房屋背风向阳,而且考虑了用水和卫生。

村中的天主教堂,除了房顶十字架外,更象一所小学校。正门的阶梯由石头砌造,旁以水泥布墙。教堂前设篮球场,当为这个小社会经济、文化的中心。教堂内部分成三块:中间为走廊,两面分置矮凳数排。正面墙的上方挂着圣母玛利亚的画像,下设圣龛,简单原始,其中还融进了当地少数民族的不少元素。此时,虔诚的教徒们正在做礼拜。我们在村里转悠了半个时辰,拍了不少照片,心里感到很满足。

   离开丙中洛,来到贡山——贡山独龙族怒族自治县县府所在地,下一个目标是独龙江,在我们心目中这是一个更具特色的地方。这里偏僻封闭,居住的是人口不过6000的原始、神秘的独龙族,有着宝贵的原始的自然生态。

从贡山到独龙江是一条等外公路,路面好象还没有压实,坑坑洼洼而且很窄,给人感觉比羊肠小道略好点而已。这就是99年刚通车的独龙江公路,全长96公里。尽管如此,这条公路对于独龙江的发展却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以前独龙江人到县城翻山越岭至少要三、四天,运输全靠马帮。有一个电视片《最后的马帮》说的就是这里。这条路已经成为展现茶马古道的典型路段之一。如今汽车运输取代了马帮,花50元便可搭乘吉普到县城。不过说它是公路,其实就是用乱石堆垒起的一条毛路,不仅高低不平,而且狭窄松软。我们搭乘的是小型农用货车,人坐在车里,心却悬在半空。刚上路时艳阳高照,行至半道突遭大雨灌顶,山路被撕成一条条口子,水流如注,将本就不实的路面又添加了滑坡危险。真是“独龙发威正滂沱,电闪雷鸣撞幽谷,林黯烟岚腾瘴雾,百里山路变成河。”96公里的路程足足走了10个小时,晌午出发半夜时分才到,可见行路之难。

一路的绿色给我留下极深的印象:初晨的阳光下,是透明的翠绿色。云雾里,是厚重的深绿色。太阳下山后,是沉沉的暗绿色。雨天里,则是一片朦胧的绛绿色。最妙莫过傍晚时分,大地呈现幽幽的紫绿色。随着山势的拔高,“绿”也在发生变化:山下的竹海黄中透绿。半山上的阔叶林蓝中透绿。山顶上的针叶林墨中透绿。最好看的是混生林,不同色相、相互编织构成如同泼色或托印的斑驳之绿。这些不同的绿或掩隐或互衬融成难以名状的色谱,实在让人惊叹大自然的神工妙笔。尤其公路两边的原始森林,松柏挺拔如武士亮剑,杂树寄生如渔翁披蓑,老树千姿,新枝百态,密密匝匝,累累如壁,盘根错节如虬龙舞爪,严实不失俊秀,群雄透显个性。激发了我不少灵感。路虽难走而兴致高涨。

快半夜了,我们才到独龙江镇。迎接我们的是一片漆黑,原来这儿还没通上电。偶有几家亮灯的,那是自备小水电在做功。让我们吃惊的倒不在这,而是租借旅店的过程:我们找的旅店据说是当地县长贷款造的最好的旅店(天亮后发现这的确是当地最豪华的旅店了,里面的设施也是一流的,名叫客松旺)花钱住店送钱上门,受礼遇本无可厚非,可接待我们的刘姓姑娘却是一脸的不屑。看房时,刘姑娘拿着手电只顾为自己照亮,黑灯瞎火里没有一丝为旅客着想的意识。有几句对话更有意思:“请给我们照点亮。”答:“手电是为我自己服务的!”“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客人?”答:“是你们自己来的,又不是我请你们来的!”“你这样的态度不怕被炒了?”答:“我是给县长看房子的,我们才不在乎你们那几个钱!”一个做生意的,竟敢如此这般,只是至今不理解,她怎么这么“横”,这么有恃无恐?县长同志怎么敢用这样的人?得!尽管这是当地最好的旅店我们也不敢住,走!在驾驶员的帮助下住进了老乡开设的客栈里。所谓的客栈其实就是两张板床、湿漉漉的被子、和一支蜡烛,其它的基本上都是奢望了。临睡时突有文涌:“阑珊处,孤灯一盏,昏黄里,恰东海三侠与荒山野老为伴。裘衾薄,湿絮半盖,屋漏时,凄楚夜雨叹苦寒!”不过老板的态度却是出奇的好,和那个刘姑娘真是天壤之别。小镇很质朴:绿掩小街两三家,古津夹道野草花,对窗细语桑梓事,不知世外起桴槎。这大约就是所说的“原生态。”

这里的土地很金贵,巴掌大的地方也被利用起来种上庄稼,竟然看见老乡爬着梯子上坡打理一块比桌面大不了多少的蔬菜田,独龙人的生存能力着实让我们钦佩。

当地的“独龙毯”(独龙语称“约多”)手工编织很有特点:不用编织机,而是一头拴在柱子上,另一头缠在腰间,用梭子编制,一般是红、黄、白、黑颜色为主的条纹,色彩艳丽。可做床单、衣服,可做挎包,目前老乡使用率还很高,一块织锦需要一个星期工期,卖价300元。不贵!

神秘的独龙族从刀耕火种的原始状态走进了现代生活,历史遗留的痕迹依然能看见。我们看到了纹面妇女——一位六七十岁的老太太。在她的嘴巴和鼻子周遭都纹着兰色的花纹,看得出来她年轻时一定是个美丽的姑娘。为什么要纹上那些并不美丽的花纹呢?后来得知,仅为防止“抢婚”!纹面说明名花有主,即便被人抢去,也能找回来!好在,这样的古道旧俗再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要不今天在路上,不经意看到一个纹面姑娘的大特写,一定吓你个半死。当然美与不美,只是用我们现代人的眼光看待的,说不定当时还以此为美呢。

崇山峻岭中的独龙江地区有着其独特的景致,但是由于没有公路,只能徒步,所以每年都能吸引不少年轻的“驴友”,从这里徒步走到西藏的察隅,一般需要十几天时间。对此,我们只能甘拜下风,不敢贸然同行。

在回程的路上,我们看到独龙江上一个水利发电站已经封顶,想不久,独龙江地区将亮起璀璨的明灯。

怒江两岸各民族原是个狩猎为主的民族,狩猎的工具主要靠箭弩。现在实行动物保护,少有打猎者,弩弓成了辟邪的装饰品,县城里的很多铺子都有卖。本想买一把带回来,小店老板的热情介绍却让我们放弃了初衷:当老板将筷子般的弩箭平射出去后,我发现有效射程竟有数十米远,简直不亚于一般手枪的射程。老板为了促成生意进一步介绍:20米内,可以射杀一头一百公斤以上的黑熊。太具杀伤力了,岂敢买它!               

为了方便百姓出行,政府在江面上架起了无数铁索桥。大型铁索桥可以开卡车,简易的铁索桥一尺来宽,仅单人可行。不过溜索仍未退出历史舞台,为了抄近路,老乡还在用。这不,两位同行者也去试了一把身手:滑过去,再溜回来!这样的经历让他们兴奋异常:真是太过瘾了!有诗为证:二仙突发少年狂,怒水之上玩溜江,铁索一根荡两头,欸乃半声飞过场。

今年是怒江独龙族怒族自治县成立50周年大庆,我们巧遇正在策划大庆活动的县政府工作人员,据他们介绍,当地政府正在勘查,加速路线建设,畅通匝道,接通峡隘,整合旅游资源的理念已放上议事日程。日后再来,应该能有很大的改观。服务态度但愿也能早日脱离“原生态。”独龙江考察结束以后我们返回大理,休整了几天,其中还到元谋考察了土林特殊的地质地貌,收获颇丰。最后飞到井冈山接受革命的洗礼。

                                                                                                                         

2006.8.28写于上海大学艺术中心

  评论这张
 
阅读(173)|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